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内新闻 > 正文

力冈文学翻译的历史意义

时间:2017-12-28 14:07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点击:
 
 
 
   俄语文学翻译家力冈(1926-1997)离开我们已经20年了,但他留下的译著仍在不断再版,洋洋24卷的《力冈译文全集》也将于近期由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此时此刻,我们能更充分地意识到他的文学翻译所具有的历史意义。
  力冈是一位文学翻译苦行僧,他生于山东乡间,自幼失去母亲,少年时代生活贫苦,又逢抗日战争,他先后流亡河南、甘肃、陕西多地,直至1950年考入哈尔滨外语专科学校。毕业后,他来到安徽师范大学的前身安徽大学任教,不久就开始文学翻译,陆续在报刊发表一些短篇译作,1956年更在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单行本译作《里雅希科小说集》。然而次年,他便在反右运动中蒙冤,被开除公职,押往工厂劳教,1960年因“劳动表现突出”被摘掉右派帽子,重返学校,他在教学之余搞翻译,在短短数月间便译出苏联作家艾特马托夫的中篇小说《查密莉雅》,这篇译作在《世界文学》杂志1961年第10期刊出后引起轰动,“力冈”这一译名从此进入人们的视野。就在他准备大展宏图时,文化大革命却突如其来,他于1968年再度被逐出校园,下放农村劳动改造,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方得以重返讲台。在对于一位翻译家而言的黄金时期,即30岁至50岁之间,力冈两度蒙冤,又两度重拾译笔,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坚韧!他两落两起的翻译经历,几乎就是20世纪50至60年代中国整整一代俄苏文学翻译家们跌宕人生的缩影,就是那一时代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象征。在1978年后的20年间,力冈陆续出版20余部译著,平均每年一部,总字数达700余万。1997年2月,力冈因肝癌在芜湖弋矶山医院逝世,据家人说,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在念叨着未译完的最后一部译作《罪与罚》。可以说,文学翻译是他最为看重的毕生事业。力冈以他的作为告诉我们,文学翻译是一项可以托付终生的事业,是一种富有意义的存在方式;力冈的文学翻译活动是一种燃烧生命的举动、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典范,同时是他的翻译意志奏出的一曲凯歌。
 
 
  力冈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热潮中展开他最积极的翻译活动的,他的大部分译作出版于上世纪80年代,其中包括许多苏联当代文学作品。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当代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那是一个文化转型期,甚至可以说是中国现当代的一场文艺复兴,是一个文化觉醒的黄金时期。在那场汹涌壮阔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在整个改革开放后中国当代文化的建构过程中,对外国文学和外国文化的翻译和介绍起到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中国当今的现代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种“被翻译过来的现代化”。那是一个文学的时代,也是一个翻译文学的时代;那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更是一个对外国优秀文学和文化开放的时代。国人首度面对外国文学的盛宴,饕餮之余,最应该感谢的就是那一时代的翻译家。力冈的译著也和其他众多翻译作品一样,是对改革事业的添砖加瓦,是为思想解放运动注入的燃料,对当时中国社会的文化重建、国民文化性格的重塑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说,鲁迅那一代翻译家是“给起义的奴隶偷运军火”的人,那么,改革开放时期的这一代中国翻译家同样是为国人“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功莫大焉。没有包括力冈在内的这一代翻译家的辛勤工作,国人的思想解放是难以想象的。如果我们把出生在19、20世纪之交的翻译家如鲁迅、瞿秋白、蒋光慈、茅盾、巴金、耿济之等视为中国第一代俄国文学翻译家,那么20世纪第一个10年前后出生的姜椿芳、曹靖华、戈宝权、查良铮、汝龙、满涛、叶水夫等就是第二代,而力冈以及去年去世的草婴和刚刚去世的高莽等人则构成中国俄罗斯文学翻译家的第三代方阵,这一代翻译家同样以自己的辛勤努力为中国的思想启蒙和文化构建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1984年,漓江出版社推出力冈重译的《静静的顿河》,这是新时期名著重译的第一部,而自90年代起,力冈更将名著重译当成首要任务,相继重译了多部俄国文学经典,如托尔斯泰的《复活》和《安娜·卡列尼娜》、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等,以及他未能译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力冈是俄国文学经典著作重译的倡导者和先行者之一,他几乎将他翻译艺术炉火纯青的最后10年都用在了名著重译上。他在晚年义无反顾地执著于重译,是一种有意识的抉择。他在翻译事业的黄金时段做出这一重大转向,可能有如下原因:首先,他觉得在他之前的译本还有继续加工的余地和再度提升的空间。力冈不畏权威,敢于与已有权威译本打擂台,这或许是力冈个人性格的显现,但他敢于“叫板”,无疑因为他自信他可以比之前的译者译得更好,或至少能译出他自己与众不同的特色。其次,在译出10多本书后,作为一名富有经验的翻译家,力冈大约也会产生出如何超越自己的问题,重译名著,既可以与前辈译家一较高低,同时也能时刻与俄国文学史上的名著及作者进行跨越时空的深度交流,这无疑是一种更富有挑战、也更富有趣味的工作。最后,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就因为它们往往具有更为完满的艺术价值和更为恒久的艺术生命,翻译这样的作品,无疑更能呼应社会的阅读需求,产生更大的社会意义。力冈晚年重译的多部名著如今仍在一次又一次再版,这说明力冈重译的俄国文学经典具有长久的生命力。

 
(图右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博士生导师刘文飞教授在新书首发式会场)
  一位翻译家,只要他的译作还能继续出版,还能继续被人阅读,这位翻译家就还活着,好的译作就是译者的生命之延续。力冈作为一位文学翻译家的人生,和他留给我们的翻译作品一样,都具有恒久的历史意义。(编者注:全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网)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